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龙观绝色风流
神龙观绝色风流

神龙观绝色风流

「哈哈,今天又抓到一个俏姑娘!」

  玉峰山神龙观的地下室里,响起年轻道士玉龙的声音。这是南宋中期,北方

  战乱,但是南方还算太平。神龙观是附近著名的道观,由十几个不知道哪里来的

  年轻道士主持。因为他们为人和蔼,武功又好,打跑了原来作恶乡里的几股恶匪,所以名声不错。又传说神龙观里的老君像经常显灵,所以香火很盛。但是谁也不知道这群道士其实原来是北方著名的色狼帮的余党,稍微安顿下来后便四下暗中绑架美丽少女,在神龙观隐秘的地下暗宫里奸淫取乐。他们经常是趁少女来进香的时候,或者逛庙会、闹市的时候暗地里选美,然后跟踪到家,伺机下手。色狼帮的名声虽坏,但是技击术和轻功确实了得,所以神龙观的秘密一直无人能够察觉。就算有人发现,也会被轻易灭口。

  玉龙是色狼帮里的好手。这次他又独自一人出动掳回一个少女。他把肩膀上的麻袋墩地扔在地毯上,滚出一个四肢反绑嘴巴被堵的姑娘,昏迷不醒,只穿着睡衣睡裤,头发散乱,光着脚,显然是在睡觉的时候从卧室里被绑架。

  「老规矩,我先玩几天,然后弟兄们公用。」玉龙说着,抗起姑娘进了自己在地宫里的单间。

  这个地宫是色狼帮精心设计,出口隐秘隔音不说,而且地下富丽堂皇。大理石的墙壁,到处是地毯。地宫中心是个极大的大厅,中心是个很大的温泉水池,是色狼帮聚众宣淫的地方。每个道士自己还在大厅旁边有单间,非常隔音,门一关根本不知道外头是什么世界。

  玉龙进了自己的单间,关上门。这是个10X10米的房间,大部分被一张大床占据,里面还有一小间是个小的温泉水池和厕所。玉龙把姑娘往床上一扔,开始脱衣服,而姑娘嗯的一声,显然是被震醒。她叫唐棠,是原来淮西转运使唐鲁恩的独生女儿,今年才十六岁,鹅蛋脸,丹凤眼,身材高挑,有名的美丽,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做事总是稳稳当当,心地善良,见过的人都说她的气质和长相象观音菩萨。因为避战乱而举家南下,暂时住在神龙观附近的县城里,谁知会在睡觉时落入狼爪。

  唐棠睁开眼睛,惊讶的发现自己被反绑着卧伏在一张巨大无比的床上。她扭头看去,看到一个年轻的道士正在脱衣服,不由大惊,脱口呼救。玉龙强奸美女多了,不慌不忙,从容地卸下小衫。露出健美的三角肌,然后退下长裤和袜子,就穿着犊鼻短裤爬上床。唐棠双手和两个脚踝被反绑在身后,无从挣扎,只能忍受着玉龙捏弄自己的乳房和屁股,而男人酸臭的短裤就在她头边磨蹭,弄得唐棠更加慌乱。玉龙每捏一下就撕掉一块唐棠的睡衣或者睡裤,很快唐棠就一丝挂,成了个光着屁股美女。

  玉龙看着眼前柔顺的披肩长发,雪白的脊背,嫩酥的屁股,不由性欲高涨,伸手把被剥成白羊的姑娘翻过来,开始乱揉侵犯她的乳房、肚子、屁股、和阴部。

  唐棠虽然年纪很小,但是身体发育得很好,乳房松软白酥,屁股圆滑,倒三角形的阴毛细细弯弯掩盖着紧闭的处女的阴唇。平时这都是在女伴中骄傲的资本,不料现在却成了供色狼淫乐的肉体,为自己招来无尽的屈辱。唐棠性格沉静高雅,虽然被人扒光了上下乱摸,也没有大呼小叫,只是闭着眼睛默默流泪。她哪知道这样反而更激发色狼发泄欲望,因为眼前光着屁股的姑娘越聪明美丽,越高雅稳重,色狼越有破坏污辱的冲动。

  玉龙肆意摸弄着唐棠的乳房,啪啪打着她的光屁股,得意万分。他不在乎姑娘的出身多么高贵,知识多么丰富,性格多么刚毅,扒光了衣服以后不过是在自己胯下婉转哀啼挣扎受辱的雪白肉体而已。他抚摸着姑娘的光脚,如果是在正常世界,作为一个卑贱的道士给转运使的大小姐提鞋都不配,但是在这里,却能任意玩弄高雅姑娘的裸体。想到这里,他不再忍耐,伸手解开捆绑唐棠的绳子,准备彻底占有自己的俘虏。

  唐棠虽然知道自己不敌,但是随着双手双脚的自由,她明白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她猛地返过身,双拳打向玉龙的胸膛,同时柔嫩的双脚乱踢,希望把对方赶离自己远点。但是玉龙在于唐棠简直是无敌的怪物,他轻易捉住姑娘的纤细的手腕,无论唐棠如何使劲手腕简直是象嵌在石头里一样无法动弹。玉龙一扬手,一丝不挂的唐棠又被甩倒在床上。玉龙一脚踩在唐棠的纤足上,虽然床上有柔软的褥子,但是大力踩下,唐棠的脚还是被踩的剧痛。她平时从来是被娇惯的大小姐,哪里会想到被人扒光了衣服殴打,这一下疼得更是眼泪长流,同时冰雪聪明的她也意识到,自己被强奸的命运已经无法改变。

  玉龙看到唐棠的挣扎已经基本平息,狞笑着走上前,一把脱掉自己的犊鼻裤,弹出30厘米长的超大阴茎,同时一只手拢住唐棠的双腕把她按成举手投降的姿势。

  唐棠的手腕和脚刚才几乎被玉龙打断,只能闭目流泪,被强迫四肢摊开仰躺在床上等待被污辱。忽然,她感到一个热乎乎的肉棒在打自己的脸,啪啪作响,同时一股腥臭扑鼻,她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肯定不是好东西,只能扭动头颈尽量徒劳地躲避,却躲不开肉棒的袭击。肉棒在鼻孔、耳孔、脸颊上乱捅,还在嘴唇上磨蹭,唐棠虽然急得想放声大哭,却不敢张嘴,只能紧闭着嘴呜呜地凄惨地饮泣。

  玉龙玩够了,狞笑着扒上了唐棠冰凉光滑的胴体。唐棠的乳房被紧紧压在玉龙的胸膛下,几乎喘不上气,两手被打成大开分压在身体两侧,对即将到来的凌辱毫无反抗之法。玉龙趴在唐棠两条光着的修长的玉腿之间,慢慢把粗大的阴茎对准自己身下赤身裸体的大小姐阴毛之下的阴道。唐棠雪白的纤巧的身体一丝不挂,被玉龙壮实的裸体牢牢压住,感觉到粗热的肉棒在自己腿见蠕动,却毫无办法保卫自己的贞节,只能银牙咬唇,闭目流泪,死了心被色狼污辱。可怜聪明伶俐的美丽小姐,被扒光了裤子和衣服,在远离世界的地下室里被色狼肆意欺负着。

  玉龙看到唐棠俏丽的脸庞不甘心被人强奸却毫无办法的样子,阴茎更加粗硬。

  肉棒拨开阴毛,分开大阴唇,滑进小阴唇,开始向阴道深处侵犯。唐棠光着屁股挺着乳房被玉龙的裸体压在床上,冰清玉洁的身体里最隐秘高贵的部分被色狼最肮脏下流的器官污辱着,心里百感交集。她平时里学习的四书五经,弹琴跳舞,知道和羡慕的贞女烈女智推强敌的故事,在这里毫无用处。这里只有赤裸裸的侵犯和被凌辱,武力是唯一决定的力量。忽然,她感到阴道里传来撕裂般的剧痛,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随着玉龙光屁股的一下重捣,粗大阴茎彻底进入了唐棠的阴道。

  「呀……」唐棠忍不住低呼一声,但是立刻又贝齿咬唇,坚决保持精神上最后的尊严,不光着身子在污辱自己的色狼身体下面求饶或者没有风度地嘶叫。但是随后而来的惊涛骇浪的凌辱实在是令唐棠难以忍受。

  玉龙看到一丝不挂躺在自己胯下的美丽姑娘冰冷镇静的反应,反而更受刺激,虐待般地开始在姑娘光滑的身体上疯狂蠕动。他的光屁股剧烈起伏,粗大热硬的阴茎在哭成泪人的小姐的阴道里上下左右恶作剧似地搅动。每次玉龙重重压下的时候,唐棠纤巧的乳房被彻底挤扁,肺里的空气似乎被全部挤出去似的窒息得难受要死,只有玉龙抬起身子的时候才能抓紧时机吸一口气,但是马上又是更重的挤压。

  渐渐的,两人身上都布满了汗颗。唐棠被折磨的精疲力竭,光着屁股被人打夯似地捣着阴道,没有余力再去顾及所谓风度,不由张开嘴喘着粗气,配合着玉龙的一下下挤压「啊啊」地低叫起来。玉龙对自己胯下赤身裸体的冰雪聪明的高雅美女的反应很满意,更加卖力地用阴茎污辱对方的阴道。唐棠只觉得身上色狼的蠕动越来越疯狂,随着几下几乎把髋骨压碎的重击,玉龙死死地扒住唐棠的身体,光屁股使劲下压把阴茎向美人的阴道深处捣进,屁股沟一阵抽动,脚趾紧绷。

  唐棠虽然不知道男人的生理反应应该是什么样,但是凭直觉知道到了最后的时候,只觉男人粗热得肉棍在自己身体里猛地抽动,滚热得液体激射,热流直淌入自己的肚皮深处。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贞节的处女,而是受过精的女人,原本渐渐干掉的眼泪不由再次汹涌而出。

  射精平静之后,唐棠闭眼听着男人拉风箱似的在耳边拼命喘气,光着的身体承受着男人死猪一样的体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双手已经被放开,於是奋力推动自己身体之上的色狼。出乎意料,居然一下就推得玉龙翻滚下自己的身体。

  唐棠睁开泪光婆娑的眼睛,第一眼就看到玉龙得意洋洋的神态。他虽然浑身大汗,胸膛剧烈起伏,但是表情轻薄流氓,冲着唐棠狞笑,胯下的肉棒在一从乱糟糟的黑毛里已经软下来,仍然有10厘米长,沾满了亮晶晶的粘液。唐棠想到自己虽然万分不愿意,但是赤裸的身体已经被人拿来取乐过并且承受了色狼的精液,实在委屈之极。

  唐棠举目四望,想看看有没有逃脱的可能,却失望地发现这实在是个封闭的地下室,除了已经上锁的大门,连窗户都没有。屋子里没有任何坚硬的器具,除了枕头被子连桌椅板凳都没有。四面墙上的大理石浮雕栩栩如生,是不堪辱目的淫男荡女各种姿势性交场面。经过一场盘肠大战,大床上的床单零乱不堪,露出下面肮脏的床垫。床垫上一块一块的黄红斑痕,是男人脏东西和姑娘处女落红的痕迹,看来不知有多少无辜的美女在这张床上被扒下裤子蹂躏糟蹋,光着屁股四脚朝天被色狼压在身下,玉足乱踢长发散乱,流泪任人污辱雪白的身体。

  玉龙强奸了高傲的大小姐,而且干得一丝不挂的高雅美女在自己身下气喘连连,死去活来,心里非常高兴。他看到唐棠委屈地怒视自己,轻薄地捏住她的下巴道:「这就受不了了?才刚开始呢」。唐棠恼火地甩开他的手,扭过头去,一手护住乳房,一手捂住湿淋淋的阴毛部位,楚楚可怜。玉龙稍微休息一下,就开始继续侵犯被扒光衣服的唐棠。唐棠光着屁股,在大床上不知往哪里躲避,乳房、屁股、腰肢、阴部,甚至脚底板,被连连捏弄,疼痒不已,弄得她俩手顾得了上顾不了下,又委屈又没有办法。

  看着裸体美女在自己的床上玉足翻飞,酥乳摆动地东躲西藏,玉龙很快就再次勃起。他扑上去抱住了不知往哪里退缩的赤裸美女,把她脸朝下按在床上,狠打了几下她的光屁股。清脆的打屁股声使唐棠的挣扎平缓下来,玉龙开始从后面进入唐棠的阴道。高雅文静的唐棠再次一丝不挂地被色狼光着屁股猛撞,不过这次是脸朝下而已。她死死咬住床单尽量不出声,忍受着色狼的肉棒对自己肉体深处非人的污辱,希望能尽力保持尊严来避免色狼对自己精神的强奸。

  玉龙强奸美女的经验丰富,他哪里能容自己胯下的赤裸美女轻易过关。他使出各种姿势,把唐棠翻来倒去,污辱得死去活来。老汉推车,凤凰展翅,抬头望月,观音坐莲,信马游缰,鲤鱼打挺……

  唐棠的身体被扭曲成各种姿势,阴道从各种角度被玉龙的肉棒贯穿。她赤尻露乳,一会而双腿被屈胸打开,一会而被抓着头发仰头被拽起站立或盘坐,甚至被倒立着凌辱。她的身体的里里外外被玉龙开发个遍,连最隐秘处有几根毛,阴道深处有几个摺都被色狼研究了个透。唐棠风度早已在彻底的全面的污辱下荡然无存,她涕泪交流,哭喊着求饶着,原先光着身子老老实实被压在床上被强奸成了她乞求的奢望。如此文静幽雅的一个姑娘,被折腾得欲罢无由,最后以狗爬的姿势,被玉龙的阴茎在阴道里第二次射精。

  接下来的几天,玉龙对唐棠用尽花招强奸污辱唐棠。他抱着她一起在温泉小池里洗澡,说是洗澡其实是上下其手的玩弄。然后就在水池里掰开高雅姑娘的屁股,鸡奸唐棠的屁眼。唐棠已经对强奸麻木了,但是屁眼被粗热得肉棒捅入,疼痛和屈辱使她尽力挣扎,但是徒劳无益。水池里浪花翻滚,狞笑声中滚热的精液射入美女的直肠。然后不顾姑娘的屁股疼痛无法迈步,连推带搡把唐棠光着屁股推回大床,对她进行最无耻的口淫。唐棠反抗的意志已经彻底丧失,流着泪死心塌地地接受命运的嘲弄,用连吻都没有接过的柔软的香舌和灵巧的嘴唇含住色狼的阴茎,咽下腥臭的精液。

  玉龙练习武术和采阴补阳的下流内力,精神特别充足,几乎没日没夜地玩弄着唐棠的肉体。唐棠别说睡觉,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实在饿了,就在玉龙强奸自己的时候一边阴道或者肛门被人捅着,一边哽咽着嚼几口饭团。到后来,经常是被强奸得晕过去又醒来,醒来又晕过去。

  二

  这一次唐棠醒来,感觉有点不同。首先下体没有通常那样被玉龙的阴茎折磨着,而且似乎房间也大了很多,不象以前那个小房间那么压抑。她好奇地举目四望,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大厅的一角,自己周围的地毯上横七竖八胡乱躺着十几个裸体的年轻美丽的少女。看到自己醒来,有的姑娘还冲自己笑笑。整个大厅里除了一个大大的温泉水池和地毯,空空如也,什么家具或者器具也没有。只是在大厅的另一角有个小门,里面似乎是个比较大的小房间,不知是什么。

  「这是哪里?我被放出来了吗?」唐棠惊讶地问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美女,她是个成熟的姑娘,一丝不挂,大概二十七八岁,怀里抱着个同样光着屁股的小女孩,跟自己岁数仿佛。

  那个成熟美女还没说话,唐棠已经泣不成声:「这下好了,这么多人在一起,可以不被色狼欺负了」。

  成熟美女叹了口气,道:「你是刚被抓来吧?这里是色狼帮的大厅,美女被抓来几天后都要集中在这里,供他们当众奸淫。现在大概是白天他们都在地面上当道士,等过一阵他们集体下来的时候,更可怕的事才开始呢」无论如何,看到这么多同命运的姐妹,唐棠还是踏实一点。她问了几个人,情况都差不多。都是刚来的几天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被扒的精光裸体,被一个色狼没日没夜的糟蹋,然后集中在大厅供全体色狼污辱取乐。不断的有新的姐妹被俘虏来,也不断的有旧的被色狼们玩腻的姐妹被送走,至於送到哪里,据色狼们说是送回原来的家去了,但是难道回家的受难姐妹没有一个报官吗?所以很多姐妹并不相信,而是传说被卖到异国的妓院。即便是被卖,也比在这里无时无刻被当众污辱强。就是这一线希望支撑着这么多一丝不挂的姑娘每天光着屁股忍受污辱,希望能早日脱离这里。

  那个成熟美女今年虚岁二十九岁,叫兰凤凰,她抱着的光屁股女孩竟然是她的女儿,兰心,今年才十六岁。兰凤凰原来在茶馆卖唱,十三四岁时被人强奸生下的兰心,好容易养大,却不料同时被色狼帮绑架到这里,已经快一年了。边上的少女叫萧灵,今年十八岁,是播州知府的女儿,随父进京玩的路上在一个偏僻的树林里遇上强盗,父亲重伤,财物被抢,萧灵虽然哭喊挣扎,还被当场扒下裤子,摁倒在草丛里遭到轮奸,然后送到这里已经两年了。她在这里最亲近的难友姐妹是李红药和钟百合,都是十七岁,原来是戏班里的小生和小旦,在一次演出后糊里糊涂被劫来此地,也两年了。

  兰凤凰是成熟的美女,高雅端庄;兰心还是个小女孩,虽然被强奸了很多遍,但是不改天真;萧灵和唐棠一样,是贵族小姐出身,知识渊博,聪明文静,因为经历不多,人憨憨的,也是身不由己,赤裸的身体沦为色狼的玩物;红药是小生演员出身,特别刚毅,性格倔强,在这个环境里,一丝不挂,光着屁股终日违背自己的意愿被肆意玩弄虐待,受得苦最多;百合以前演小旦,非常柔媚,她雪白柔软的肉体也是经常遭到色狼的侵犯。其他十来个姐妹的遭遇也是大同小异,不是大家闺秀,就是小家碧玉,都被俘虏而来,不穿衣服,沦为色狼性交的对象。

  新来的姐妹正聊着,大门一响,色狼帮众一齐进入了大厅。所有的美女顿时不敢发声。一起光屁股跪坐在自己的脚跟上,两手抱住后脑,挺着雪白的乳房等候色狼们新一晚的玩弄。唐棠被玉龙污辱了几天,知道触怒这些流氓不但没有用处,反而会招来无尽的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折磨,只好也学样跪好,躲在众人最后一排。

  这些色狼在门外已经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就这么光着脚赤着身挺着阴茎恬不知耻地走到这些高雅的美女面前。据说这么作是为了防止美女没会从衣服里偷拿到硬物自杀或伤人。唐棠这才隐隐感觉兰凤凰说的「更可怕的事」会是什么。

  走在最前面的色狼叫云龙,最喜欢玩弄变态玩意折磨姑娘,大家最恨他。只见他一进来直奔着群光着屁股的美女,到处动手动脚,还恶作剧地把臭脚举在坐在地毯上的红药鼻子前拨弄她的嘴唇。红药虽然性格要强,但是显然是很害怕云龙,根本不敢躲避,只是默默垂着眼皮闻着云龙的脚。云龙显然很急色,只是简单捏弄了几个赤身裸体的姑娘,看着她们欲躲不敢的窘态取笑一番,就把一个叫乐仙儿的二十二岁的美女摁倒在人群中,扒开两腿,趴上就硬邦邦地顶入,开始强奸。

  乐仙儿根本不敢反抗,暗暗咬唇,低垂眼睛,两手大开,高举两条细长雪白的光腿,顺从地在大庭广众之下,躺在云龙的身下供他发泄性欲。

  从唐棠的角度只能看到乐仙而被举过头顶的雪嫩的光脚随着云龙光屁股的挺伏在空中摇动。她虽然有思想准备,还是没想到色狼们真的会当着这么多人集体污辱美女。她对这种行为厌恶至极,不由皱起眉头。闷闷不乐。

  忽然,唐棠看到了污辱得自己求死觅活的玉龙。只见玉龙走在色狼帮的队伍中间,笑嘻嘻地指着自己对同伴说着什么,因为太远听不见,但是从他比较的手势看肯定是很下流的话。果然,玉龙边上的几个色狼笑嘻嘻地冲唐棠走过来,显然是要看看新来的美女。走在前面的叫铁龙,是个粗壮的大汉,后面跟着金龙银龙兄弟,一看就是很狡猾心狠的流氓,然后是飞龙,所有色狼里武功最高,也最有头脑,是色狼帮的头领。

  金龙看到唐棠皱着眉头、鼻子微翘、厌恶地看着乐仙儿光着身子被云龙压着性交的情景,不由大乐道:「这个新来的还挺讲究情调呢,大概觉得这里不合她的情趣吧。」

  阴龙则走到光着屁股和乳房跪坐着的唐棠跟前,一面淫秽的摸着她的下巴和脸蛋,一面道:「小美人,以后你天天的生活就是这样,很快你就喜欢了,哈哈。」说完,肆意一手抚摸着唐棠黑亮的长发,一手握着她的酥乳把玩。

  唐棠虽然有数天被强奸的经验,但是当着这么多人还是第一次,不由羞辱万分,低头微微晃动,稍微躲闪着。银龙阴笑道:「看来你是真不知好歹,弟兄们,上。」

  铁龙上前一步,晃动着恶狠狠的粗大的黑乎乎的阴茎,伸出长满黑毛的臭轰轰的大脚,一脚把光着香软身躯的唐棠踢翻在人群里,然后二话不说自己仰躺在她的身边,揪着唐棠的头发把她雪白的蠕动着的肉体拉到自己身上,一式倒浇蜡烛,阴茎直入唐棠黑细的阴毛之下的阴道。唐棠闭目咬唇。知道自己就要被铁龙在众人面前射精进自己的阴道,又无能反抗,只能最大程度地默默忍受。唐棠决心无论铁龙如何污辱她的身体,捏弄她挺拔的乳房或者揪她光滑的屁股、捣她神圣的阴道,她绝不示弱或者狂呼,象有时在小屋子里被玉龙折腾狠的时候那样,失去作为少女的文静和尊严。但是色狼的残忍总是超出少女所能想象。

  唐棠还没适应过来自己的阴道含着铁龙阴茎的情景,金龙一把掰开唐棠的屁股沟,仔细地看了看少女娇嫩的凄惨蠕动着的菊花似的肛门,把他的粗热得肉棒一下捅进唐棠的屁眼。「啊……」唐棠忍不住惨叫起来,虽然她的身体所有的隐秘部分已经被玉龙开发了个遍,但是被两个色狼同时进犯还是第一次,而且是她着辈子想都没想过的,更何况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污辱实在难以平静地接受。

  唐棠雪白的裸体在铁龙和金龙一黑一白两具丑恶的肉体的夹击下悲惨地起伏着,她泪眼婆娑看着周围,四面的光着屁股的美女们都只能同情地看着,就象唐棠不能帮助在地上被云龙干得死去活来的乐仙儿那样,也无人能够有所帮助于唐棠。银龙则上前,傲慢地用阴茎拍打着唐棠细嫩圆润的脸蛋。唐棠阴道和肛门都被人拿阴茎捣着,知道反正已经被污辱成这样,反抗一点用处也没有,只好忍辱张开嘴。阴龙狞笑着,也不用手,就用硬邦邦的阴茎拨开唐棠柔软的嘴唇,无耻地开始污辱少女清高的口腔。

  这时候其他色狼们也各自找到了自己污辱的对象,一时间大厅里肉色翻飞,淫不忍睹。光着身子的姑娘们或者被压在地毯上被抽插着阴道,或者狗爬在地上被玩弄着屁眼,或者跪在色狼面前用青春的玉嘴吸允、舔揉色狼的龟头、肉棒和睾丸。轮空的几个美女则一动不动地继续跪着,象雪白的玉石岛屿立在周围一片肉体翻滚的海洋中,充当着这无耻一幕的见证。

  兰心落在飞龙手里,先被压着捅了一会儿阴道,然后又被翻过来狗爬着被干了屁眼。小姑娘虽然已经被很多色狼强奸过一遍又一遍,早已不是未经人事的处女,但是飞龙巨大的阴茎引起的疼痛和屈辱感还是让她涕泪直下。边上的兰凤凰则一开始就被玉龙摁倒在地毯上,分开两腿,任凭玉龙把阴茎向阴毛从中的阴道插下。玉龙爬在兰凤凰的胴体上屁股使劲抽动,挤压得兰凤凰喘息连连,两腿不由自主地在空中乱踢挣扎,两只光脚无奈地挥舞。同时兰凤凰还腾出一只手抚摸着兰心得长发,无言地安慰自己的女儿努力忍受着肛门的疼痛,度过这一屈辱。

  萧灵的皮肤有点微黑,嘴唇厚厚的,为人憨憨的,此时也精光着被一个叫雪龙的色狼压在地毯上拼命挣扎。雪龙的屁股非常白,身材非常高大,压在萧灵身上覆盖住了整个萧灵的躯干。巨大的阴茎在萧灵的阴道里进出,污辱着这个昔日的贵族小姐。萧灵却没有多余的思想顾及自己的阴道,雪龙的身躯庞大,几乎能把她压死,为了喘气萧灵不停挣扎。从边上看去,只见雪龙雪白的屁股狠狠地浪翻云滚,其下只见萧灵纤细的胳膊和光腿光脚从四下里伸出,抽搐似地随着雪龙的屁股的运动而抖动,她一头胡乱散在地上黑悠悠的长发因为拼命的摇头挣扎而摆动。

  红药和百合姐妹则面对面狗爬着,崛着屁股分别被叫水龙和火龙的色狼从后面奸淫肛门和阴道。虽然小生演员出身的红药性格刚强,小旦演员出身的百合性格柔顺,但是此时却毫无差别,都是赤裸身体对自己的阴道和屁眼毫无保护能力的被人玩弄着的女人而已。她们大汗淋漓的脸紧紧贴着,互相从对方脸部肌肉的抖动感知污辱对方的色狼的凶狠程度,并且同时默默地以这种方式支持对方继续忍耐。

  最惨的还要算唐棠,同时被三个色狼的阴茎插捅着身体上几乎所有的孔洞。

  她在这样的夹击下早已不能维持文静的气质,完全反射式的随着三个色狼的进攻呻吟或者呼痛。阴龙最先射精在唐棠的口腔里,腥臭浓稠的精液呛得唐棠连连咳嗽,却在威逼下只能全数咽下。随后铁龙和金龙几乎同时把罪恶的精液射进唐棠的阴道的直肠。在如此污辱之后,唐棠赤裸的身上密布着细密的汗珠,在大厅的灯光下反射着妖艳的光芒。她的最后一丝力气都被乍干,无力地光着屁股躺在铁龙和金龙丑恶的身体之间,对他们在自己身体上胡乱摸弄得手连象征性躲避的精力都没有,也全然不能顾及自己的鼻子正对着金龙刚射过精液沾满亮晶晶粘液的巨大阴茎,而自己的后脑勺和胸脯则被铁龙粗大的长满黑毛的小腿和臭脚压着。

  其他色狼也纷纷射精进姑娘们的阴道、肛门或者玉嘴。一时间大厅里弥漫着萎靡的精液气味和姑娘们因为受折磨而出的香汗的酸酸的味道。

  这些色狼都是采阴补阳的高手,稍微休息一下就回复了神气。他们继续肆意玩弄污辱着这群不情不愿却无可奈何的光屁股美女。唐棠是新来的,首先被云龙拽着头发拖到众人之前的空地上,被他象顽童残忍地虐待捉住的小虫子一样折腾着摆出各种奇怪和羞辱不堪的姿势。

  如此文雅高贵的美丽小姐,不但阴道、屁眼和口腔被灌进了低贱的色狼们的精液,还光着身子被云龙和银龙强迫着一会作出「嫦娥奔月」,单腿点地两手和另一腿高举的姿势;一会肩头着地,屁股朝天,两腿打开任人仔细观察阴道、肛门以及会阴部位的肌肉皱褶和细毛,作着「二龙出水」的姿势,还被阴龙从阴道里发现一块残留的处女膜的碎片。想到几天之前自己还是衣冠楚楚的处女大小姐,唐棠真是悲痛欲决;一会唐棠柔软的身体又被倒翻反折过来,两条光腿从后面越过肩头落在地上,唐棠的下巴抵在地毯上,还要被迫在这种古怪的姿势下舔自己的光脚,云龙肆无忌惮的揪着唐棠任人观察玩弄的阴毛,玩弄着不知羞耻地冲天大开着的两腿之间的阴道,同时银龙得意洋洋的宣布这叫「老鼠偷油」,引来色狼们的叫好和唐棠屈辱的引泣。

  唐棠象耍马戏一样被折腾得死去活来,赤裸的身体先后摆出各种下流的体位,比如「白狗撒尿」,「懒驴打滚」,「母猪拱槽」,「狗熊倒立」,「青蛙过河」,「猴子观海」,「孔雀开屏」……人世就是这样丑恶。文雅的美女被扒光衣服,在远离世界的空间里被如此虐待,付出巨大的努力忍受着非人的羞辱,而得到无上乐趣的却是活得潇洒开心的一帮色狼。

  在色狼的轰笑声中,终於云龙和银龙劣童般的恶作剧的点子用尽,但是还不罢休,所有的美女,包括唐棠,被迫头脚相接,一个接一个光着屁股前滚翻、后滚翻,谁动作稍慢就会招来恶狠狠的一脚或者在光屁股上响亮的巴掌。可怜唐棠被折磨得体力全无,还有一些刚被干了屁眼的美女,因为屁股疼痛行动不便,短短时间内被打得浑身伤痕累累。

  接着金龙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绳子,把两头分别塞进乐仙儿和兰心得屁眼,让她们屁股对屁股狗爬在地毯上向相反的方向爬,绳子从谁的屁眼里脱出就算谁输。粗糙的绳子摩擦着细嫩的肛门,无比痛苦,加上周围色狼的嘲笑和姐妹们的围观,乐仙儿和兰心羞愧不止,最后乐仙儿痛哭失声,屁眼一松,输掉了这场拔河。不顾乐仙儿哭的样子楚楚动人,她立刻被揪到一边被飞龙压住开始第二轮强奸。而兰凤凰则被象牲口一样躯干上场继续跟胜者,自己的女儿兰心,比赛屁眼拔河。就这样,输者被强奸,胜者继续用屁眼夹住粗糙的绳子狗爬,直到输掉被拖到一旁强奸,所有的美女无一幸免,全部在赤身裸体为色狼们表演马戏之后又被尽情污辱。

  唐棠先是用肛门夹紧绳子胜了一个叫诸葛白云的姑娘,看着诸葛白云被拖下肆意被铁龙捣屁眼雪雪呼痛的样子,唐棠仿佛自己作错了事似的非常内疚。不过在和红药的比赛中她很快输掉下一场,立刻被云龙抓到一边。云龙恼火唐棠在这场淫荡大宴刚开始的时候对自己污辱乐仙人儿的场景皱眉,整晚对唐棠格外凶狠阴毒。他的阴茎捅遍了唐棠雪白的肉体上每一个软嫩的肉孔,他龟头分泌出的亮晶晶的凶狠的粘液图遍了唐棠身体的每一个隐秘的部位,最后把浓稠的精液射在唐棠玉石般洁净的脸蛋上,看着精液沿着美人的脸蛋流下,看着美人闭目皱眉难过的样子,云龙十分满足,哈哈大笑。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天这种无比屈辱的宴会都要开一场。每次唐棠和其他所有的姑娘都被光着屁股折磨得要死要活,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上都被彻底沾污。

  色狼们经常要求姑娘们精赤着身子摆出各种下流的姿势来刺激他们,在这种程度的污辱下每个姑娘身体内外、肛门边、阴道里的每一根毛每一寸肉体都被色狼们研究得清清楚楚。唐棠、萧灵、乐仙儿和诸葛白云是贵族小姐出身,所以色狼们最喜欢逼她们作下流的动作和姿势,说无比肮脏的字眼,唱非常淫秽的小曲,跳只有特别淫荡的妓女在性欲高涨时才会光着身子跳的舞蹈,来体会凌辱高雅小姐气质的乐趣。这几个以前的贵族小姐威风扫地,光着身子给人当牛作马,阴道和肛门以及口腔每天都灌满了精液。

  后来云龙还出主意,给这些姑娘每人作了一套薄纱的衣服。不但非常透明,而且很短,有的只能穿在上半身,屁股则露在外面;有的根本只是个短裤,乳房和大腿全都挡不了。穿着这些衣服,姑娘们反而比精光裸体时更觉羞耻。但是她们被迫穿着这种衣服唱歌跳舞给色狼没取乐,还要跟他们各种玩无耻的性游戏。

  最后被强奸的时候,色狼们则得意地一次又一次重新享受着扒光美女衣服的乐趣,把光屁股美女压在胯下折磨污辱强奸,看她们婉转呻吟,酥乳颤抖,光腿乱踢,光脚挥舞的情景哈哈大笑。

  【完】